可乐职场 首页 资讯动态

你总该拥有自己的狗屁青春吧

2017-9-15 12:18 432 0 原作者: 朴树
简介
  不知从什么时候,开始怀念过去的事,带点忧伤,歇斯底里。 而且,我总在深夜3点半左右醒来。 然后,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再也难以入眠。 每逢这个时候,就想写点文字。只有写字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。对于我来 ...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,开始怀念过去的事,带点忧伤,歇斯底里。


而且,我总在深夜3点半左右醒来。


然后,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再也难以入眠。

每逢这个时候,就想写点文字。只有写字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。对于我来说,每次写文章都是一次灵魂放空的机会,写完后,会有一阵虚脱感,但接下来几天,会睡得很香。


可是,写什么呢?又让我犯难,写东西总需要一个契机。


我终是想起,朴树的一首新歌《狗屁青春》。朴树能写出这样的歌,我们并不意外,因为他一直是个愤青。

莫笑西风 何必枯荣
  莫道消磨 热血易冷
  锋芒在胸 如鲠在喉
  无枪在手 刺客之仇
  Ah 我那火一样的青春啊
流着泪说的誓言啊
  都像屁一样地飘散啦
  只为一杯酒浓
  不知梦醒沉默
  纵然人生 穿肠而过
  百般之味 只道好酒
  Ah 永不再有的青春啊
  从未兑现的誓言啊
  都曾像屁一样地飘扬
  嘿 记得吗
  我曾说过的那些傻话
  嘿 知道吗
  原来他们全都是真的
  Ah 纵身一跃的青春啊
  为你而死的誓言啊
  飞溅而出的热血啊
  如果能死在那一年啊

坊间传闻,人们问他为什么写这样的歌,他说发现当下国人都喜欢听屎一样的歌。你看,只有朴树才能说出这样放肆的话。

可仔细想想,把青春说成狗屁又未尝不可呢,只不过有的人洋洋洒洒;有的人清清淡淡;有的人咯嘣响;有的人低音炮;而终有些人,从未响过。
 
这首歌在朴树众多歌曲中不算好听,但绝对走心。
嘈杂的配乐,动情的演绎,具有浓郁的摇滚风味,在聆听的刹那,你的软肋将被击中,你终会怀念已经远逝的火热的青春年代。

1


那些年说过的傻话做过的傻事


谁不曾,在自己的青春里说过傻话,做过傻事?经年之后,想起,往往笑出泪花。

刚读高中时,我比较古怪,不喜欢别人趴在我肩膀上。总觉得那样太过热络,我喜欢和所有人保持着一种疏离的关系。


那时,宿舍有一位哥们,上学或放学的路上,总喜欢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,每次摆脱都费尽周折,有一天我生气,一脚踢在他的脸上。我那时虽瘦弱,但抬腿还比较高,看着他那一脸诧异的眼神,我吹牛逼说我在少林寺练过。

后来,他很多天都离我远远的。

有一次,放学后,我们宿舍四人聚在小饭店里,喝着烧酒,谈着理想。老二和老三说想考四川的大学,因为想找四川的妹子做女朋友,够靓,够辣。我说我哪也不去,只想呆在江苏,至于学校,南京大学、东南大学都行。老四说老大去哪,我就去哪,当时我感动差点流泪,一碗酒一饮而尽。


高考成绩揭晓,老二老三如愿去了四川,而我和老四确实在一个学校,不过我们并没有去南大、东南,我们只能选择一所二本师范学院。去它娘的高考,早知道我们考不上那么好的学校,为什么当时不吹自己想去清华或北大呢!


有一段时间,老二老是偷偷瞄班上一个女生。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,情书我可以代劳。那天晚上,我就着啤酒,一封情书洋洋洒洒完成。自此以后,很多人请我吃饭,只因向我讨要一封情书。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
情书送出那些天,老二魂不守舍,说你写的行不行啊,我说情书肯定没问题,如果没有音信,那肯定是因为你长得丑。


老二说不行,想知道她家住哪儿,我说这简单。今晚放学后,我们兄弟仨帮你盯梢。

那晚的月光很好,风中尽是甜蜜的味道。我们一路小心翼翼的跟随,那个女生到家门口,朝我们回眸一笑,如清风明月。

我说,老二你好眼光,老二说,你滚。

后来,老二去了川大,她复读一年,去了南京医科大。中间他们交往了几年,终是没有在一起。

前些天,恶噩传来,这位女生患病辞世。

远在深圳的老二发微信给我,问葬礼状况。之所以不打电话,估计怕我在电话听出他的难过;其实,我心也戚戚然,才三十六岁的人却这样走了。我在想,从此,在老二的人生里,恐怕再也没有青春的回忆了吧。

亦或许,青春像屁一样消散了。

那些年我们说的傻话,做过的傻事。

嘿,原来它们全是真的!

2


流着泪说的誓言啊,都像屁一样地飘散啦


有一次,路过大学校园。那些如烟的往事,终是从记忆深处跳脱出来,一幕幕,一帧帧,鲜活如初。


是谁,在深夜饮酒,谈着理想,谈着文学,谈着穿越世界的旅行和风月无边。


经年之后,才发现生活是除了苟且,还有比远方更远的苟且。


又是谁,站在一排排杨树下,说着永不分开的誓言。


又是谁,沿着校园纵横交错的小道,从黄昏走到漫天星斗。


以为,那叫天荒地老。


又是谁,在毕业前夜,把所有东西砸碎,以为那样,就能和过去作个了断。


毕业的时候,我们互相道别,流着泪说不必难过,我们以后会想办法常聚的,可最终的最终又聚了几次?

还记得吗,我们说过那些话,发过的那些誓,都像屁一样消散了。

还有,我们的"那些花儿",现在都在哪儿呢。你知道么。

如果,能死在那一年啊。

3


世事消磨,热血易冷


谁的青春不曾热血过,为理想殚精竭虑啊;一言不合就干架啊;为兄弟两肋插刀啊;那为你而死的誓言啊。


读高中时,租房在外。


和另一个寢室的同学发生矛盾,当时都血气方刚,再加上古惑仔电影看的太多。当时约架在操场,对方人数众多,我们势单力薄,但我们一点都不怕,一种豪气在心中漫延。那四处乱喷的体液啊;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吼叫啊;那一往无前的气概啊;那双眼如刀啊……


斗败回来,擦拭伤口,并无疼痛。

多年后,入职。诸事消磨,烟花易冷。

有一次,在小酒馆,喝酒喝到尽兴。隔壁桌来挑事,无端谩骂,无端指责,我们一动未动,看着那帮杀马特造型,充满稚气的脸,我们哑然失笑。

莫道消磨 热血易冷
  锋芒在胸 如鲠在喉
  无枪在手 刺客之仇

从小酒馆出来,已是深夜,我们啍着朴树的《狗屁青春》,在街头,放浪地笑。

是啊,年轻的时候,我们不避锋芒,而如今,我们都老了,圆滑了,那些激烈的话,就如鲠在喉,说不出来。就像没有武器的刺客,怎么能解开自己内心的愤恨呢。

但我们真的不想变老,想陪你们永远年轻,想陪你们混帐到老。

就等你哪一天摔杯为号。

呜呼,我说不出话来。

  纵然人生 穿肠而过
  
百般之味 只道好酒


——————以此祭奠我们狗屁一样的青春

             分享便是爱

        关注可乐职场    关注你的未来

收藏 分享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精彩阅读

精选资讯

推荐资讯

广告位

关注我们:立烺与你快乐分享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全国服务热线:

0931-8432144

地址: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金色都汇C座

邮编:730000 Email:lilangedu@163.com

Powered by 天翊科技 X3.2© 2017-2018 天翊传媒 版权所有 

甘肃立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陇ICP备17003975号

QQ- 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 可乐职场

兰州文化信息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| 兰州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单位 | 兰州市网络教育服务业企业联盟单位